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iananqishi的博客

迁安奇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最近热爱奇石也疯狂,希望广交天下挚友。

母亲河  

2007-07-19 20:50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行船如赌命,不知何时何地祸从天降。仅龟口的王八脖子石和以下不远的雀儿石、红石、乐亭石金山院河段的横石等,在五里远的河段内,每年都要有二三百只船撞碎,三五排筏子“放羊”(即撞散筏子木料顺水漂失)。遇难轻则破产,重则人亡。船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,为免厄运,只好迷信,求助神鬼。船上忌讳说“翻”、“扣”、“散”等不吉利的字;船工用的粥瓢子在锅里不许扣着放;第一次出船先祭河神吃猪头,过路人赶上饭熟也可以吃,一顿只许吃了不许剩,以表心诚;有的烧香灯纸马祭拜拉船祖师爷(帝成王),以求显灵保佑。最隆重的祭典是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的船家撒河灯了,以祭溺水亡灵,驱赶鬼魂求个一年吉利。如下金山院渡口的河灯夜,那可是热闹非常。南岸河滩上一台皮影戏,北岸村里一台莲花落(评剧),几只专用横渡船来回运送看热闹的人。河中心几条大船上装满几天前就准备好的用秫杆和彩纸扎的河灯。灯是平底的,底部涂上腊油,灯中点燃一支腊烛,傍晚八点左右,撒灯开始,两台戏暂停,六名吹鼓手助兴伴奏,大鼓、大镲、大铙齐鸣,大杆喇叭吹起“将军令”等曲调,加之河水配音,响彻云宵。随着鼓乐声起,第一盏一米多长的龙船灯下河,而后每隔3米左右便是一盏,长长的灯队顺河而下,红的、绿的、黄的、兰的、白的……五彩缤纷,真象一条多彩火龙,信水漂泊,翩翩起舞,近的漂出一、二里,质量好的可远漂10里之外。近千盏灯下河好一个时辰,最后一盏一米长的大凤船灯压阵,非常壮观。两岸看热闹的人们多达上万,多是盛装打扮,家家接亲友接宾客,就连十几里、几十里外的黄土岭、五重安等村的也来看热闹。摆摊设点卖杂耍、杂品、小吃的到处可见,摊案上摆盏马灯,忙个不停,约一个时辰,河灯远逝,人群归来,两台戏续唱开演,一直闹过午夜。看热闹的大饱眼福,船工们也自得安慰,但事后船家生活仍归如常。印子峪村石桥子以东二十几户人家都拉过船,人称拉船小街,郭成玉14岁就拉二纤,张秀奎17岁起一直拉了30多年船。多数船家能糊口,少数生活难以维持。出船了,少则三五日,多则十天半月,去承德地区和去沿海时间更长。每逢船快回来时,妻儿老小常到东河沿上〓望。船到了,家人成群往河边走,一是高兴迎接出船人平安回来了,二是盼挣得二三斗米或三五块大洋钱,但也有迎来的是噩耗。 
  船工最受人欺凌,人称“小菜”。他们怕官府拿官船,怕奸商减脚费,怕地痞上船捣乱,怕土匪抢劫,整天提心吊胆,挨打受骂是常有的事,翻船丧命时有发生。 
  1942年5月6日,一个年仅21岁小名叫来顺(姓吴)的,在爪村龙山头因不愿带两个土匪去滦州,发生口角,被短枪打伤。土匪逃走后,同行伙计们将来顺抬到县城治疗,因天色已晚,城门关闭,只得在城外等候,第二天鸡叫时含恨而死。1945年前后,郭权的船路过城东南石梯子一带,有两人持枪,冒称公安人员查船,因郭动作迟慢被枪打死,撇下娘四个艰苦渡日。 
  秋去冬来,劳累了八个月的船工到农历十月十五日停了船,挟起行李回家苦渡寒冬。 
  全国解放了,为迁安水上航运辛勤劳动的船工,翻身得解放,分得了土地房屋,当家作了主人。部分愿继续拴船者,在国家统一组织下开展合法运输,为繁荣迁安经济而出力,多数从农,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